第三幕 遗失的圣瓶碎片

2018/01/16

这位美貌的男子有着一头柔软的银发,以及一对长而尖的耳朵,他穿着一身灰色斗篷,肩上缚着行囊,手中则握着未出鞘的短剑。

他踏着积雪,穿过树林走到一片废墟前,无数浑噩低沉的吟唱便从他的耳边响起:

“来自寒雾森林的艾利亚斯啊……”

“你来这遗忘之地做甚……”

“这里没有露水、晨雾与月光的庇护……”

“这里是死亡之地……”

“只有无数冤屈的亡魂游荡……”

“离去吧,离去吧……”

“趁黑暗与混沌做出选择之前……”

“不要靠近这里……”

“艾利亚斯•柯雅洛……”

艾利亚斯惘若无闻地继续向前走去。

在他正前方,那半埋着无数骸骨与断檐残壁的雪地中央,有一座长满鲜花与绿草的祭坛,无数彩蝶与花雀在那上空飞舞,一只瓷瓶倾倒在祭坛顶部,凝实的月光从瓶口流出,浸入长满祭坛的花草之中。

“事情好像变得麻烦起来了啊。”艾利亚斯沉吟道,他的目光正落在那瓷瓶瓶口的缺口上。

四周的景物突然间发生变化,太阳眨眼间西沉,月亮升上夜空,森林变成了无数农田与鱼塘,而他正站在一座繁荣的村庄之中。

村民们换上新衣,在房檐街边挂满了油灯和彩旗,各家端出丰盛的食物和酒水,齐聚在灯火通明的祭坛广场上,篝火在祭坛上熊熊燃烧,孩童们拿着甜食在广场外围跑来跑去。

一名可爱美丽的少女拉住他的手,他扭头向她看去,少女羞红了脸小声道:“马上开始了,我,我们也过去吧……”

艾利亚斯微笑着点了点头,牵着她向广场走去。

四周的景物突然又发生了变化,艾利亚斯与盛颜艳妆的少女站在祭坛前,无数村民双手合什用充满希冀和祝贺的目光看着他们。

站在一旁的祭司微笑道:“如此,你们已经正式结为连理,此后生活中的一切难关都要共同度过。”

少女红着脸踮起脚尖,轻吻在艾利亚斯的嘴唇上,她小声说道:“我爱你。”

四周的景物再次发生变化,艾利亚斯步履匆匆穿过走廊推开木门,巫婆抱着刚刚出生的女婴面露悲伤地看向他。

他急步走到床前,少女微笑着陷入沉睡,无论艾利亚斯怎样呼唤她都再也没能睁开眼来,泪水顺着艾利亚斯的脸颊流淌,他跪在地上捂头恸哭。

四周的场景一度改变,艾利亚斯细心呵护着女儿教她吃饭、学习走路、练习说话,陪伴着她玩耍和识字。

女儿一天天长大,他们的生活却越来越艰难起来,连续五年的干旱,农田和鱼塘没有丝毫收成,所有村民都面如死灰,很多人选择了搬离这里。

四周的景物再次一变,烈阳如火般灼烧着艾利亚斯的身体,他被绑在祭坛顶部的木架上,木架下堆满了干柴。祭坛下的广场上,面容枯竭的村民们怒吼着,咒骂着他。

脸色扭曲的祭司将艾利亚斯的女儿高举在手中,小女孩儿拼命挣扎着。“爸爸,他掐得我好痛啊,爸爸!”她哭喊道。

艾利亚斯奋力想要挣脱被捆住的手脚,他咆哮道:“放开她,我一个人就够了,放开她!”

祭司举着女孩儿走到烧沸的油锅前,他大喊道:“正是因为这个灾厄之女的诞生,我们才会连年干旱,只要杀了她和她的父亲来祭祀神明,神明一定会降下甘霖的!”

“届时,天空飘洒小雨,小河流淌清水,农田长满稻谷,花丛开遍田埂,牲畜肥硕壮实,而我们,将再也不用担心受饥渴所困扰!”

在村民们的欢呼声中,他将女孩儿丢入油锅,女孩儿的嘶叫转瞬即逝,她的身体在油锅里沸腾着,起伏着。

“啊!混蛋!你们这些混蛋!我不会放过你们!”艾利亚斯嘶吼着,咆哮着,怒喊着。绳索勒破了他的手脚,他剧烈摇动着想要将牢固的木架给晃倒。

“点火!”祭司喊道,一位村民举着火把走了上来,燃着了艾利亚斯脚下的木堆。

祭司跪在地上,所有村民紧跟着跪下,他们高举双手仰天祈祷道:“我尊敬的神明们,您们看到了吗?这即是我们这些匍匐于您们脚下的仆人的诚意,请赐予甘霖于我们吧,我尊敬的神明们啊!”

火焰灼烤着艾利亚斯的身体,不用多久,熊熊烈火将连带着他与木架一起,被吞噬于灰烬之中。

此时无数低语涌入艾利亚斯的脑海,它们齐声道:

“趁黑暗与混沌做出选择之前……”

“告诉我们你的意愿……”

“吟游诗人,艾利亚斯•柯雅洛……”

他的意识兀地清醒过来,无数词句从心中浮现,他抬起头用优雅的腔调吟唱道:

“风带着雨水与希望而来……”

“它能够在任何地方停留……”

“但此刻必在这里停留……”

“风使云团变幻各种形状……”

“可以是雄壮的猛犸……”

“也可以是乖巧的小羊……”

“但此刻必汇集在一起……”

“变得乌黑且凝聚着闪电的力量……”

“它必降下甘霖……”

“使万物在滋润之中生长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四面八方飘来的云朵在天空中汇聚,它们组成的乌云遮天蔽日无穷无尽,隐约有雷光在其中闪烁翻腾。

下雨了。

雨水淋洒在这片干裂的土地,脚下燃烧的木堆渐渐熄灭,农田、涸塘、村庄、祭坛、广场以及所有人都沐浴在这雨中。

然而村民们依旧在朝天空祈祷,他们似乎完全没有看到这雨,没有看到头顶的乌云,没有看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变化。

艾利亚斯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,圣瓶有一个缺口,所以这幻境是不完整的。他喃喃道:“大意了,现在等幻境自动结束吧,出去后找到遗失的碎片再来试试。”

然而,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意料的。

云峦四处打量着,他摸了摸房屋的墙壁说道:“简直就像真的一样。”

“这,真的是幻象吗?”林依惊诧道。

云峦点了点头道:“我差点还以为我们又“穿越”了呢,但是拿着这块碎片,眼前的景象就能随时在真实的世界和现在的幻境之间切换了。”

他将碎片递给林依,林依尝试了一下说道:“嗯,真是不可思议。”

云峦笑着说道:“在这样的世界生活下去,应该会很有意思的吧。”

林依没有说话,但云峦能感受到她眼眸中蕴含着的对未来的期待。

二人顺着泥泞的街道穿过一座座房屋走到祭坛下的广场旁,云峦看着广场上一遍又一遍地祈祷着的村民们说道:“这些人好像看不到我们?”

林依看向被捆在祭坛顶部木架上的艾利亚斯道:“那不是那个站在雪地里发呆的人吗?”

“很高兴见到你们,我是艾利亚斯,一名吟游诗人。”艾利亚斯微笑着对站在下面注视着他的云峦二人说道。

云峦摇了摇头道:“很可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只见艾利亚斯又张嘴说道:“现在能听懂了吗?”

云峦吃惊地看着他,他依旧听不明白艾利亚斯在说什么,但是当艾利亚斯说话时,云峦却能清晰感受到他的话所要表达的意思。

艾利亚斯笑着说道:“这是我的天赋,能够与任何具有智慧的生命交谈,无视一切认知差异。” “这样啊,请问你是精灵吗?”云峦道。

艾利亚斯点了点头:“我是来自寒雾森林的精灵,艾利亚斯•柯雅洛,一名吟游诗人。你们是从东方大陆来的吧,以前也见过一些和你们同样相貌的人。”

云峦瞳孔微缩,他看了眼满脸惊诧的林依道:“是的,我们来自于东方,我叫云峦,她叫林依。”

“你们不会说通用语吗?那在这里可是很难生活的啊,能跑到这么远来也是厉害了。”艾利亚斯饶有兴趣道。

云峦苦笑道:“其实,只是不小心触动了传送阵而已,现在也还在为语言不通的问题发愁呢。”

艾利亚斯眼神一亮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做笔交易吧,你们用你们带着的那块碎片将圣瓶补完,幻境解除后圣瓶归我,当然了,作为代价我送给你们两封圣伊洛斯大学的入学介绍信以及10万金币,并带着你们一同前往伊蒂罗之城,路途中还可以顺便教你们通用语哦!”

云峦听得云里雾里,正准备开口问他圣瓶是什么时,艾利亚斯又紧接着说道:

“圣伊洛斯大学坐落于大陆南海岸的伊蒂罗之城。伊蒂罗之城乃是兰伊蒂罗帝国的首都,闻名大陆的贸易之城,而圣伊洛斯大学则是闻名世界的学习圣地,其教导的包括魔法、武技、占卜、奥数、星象、各国语言、自然学、生物学、炼金术在内的各种学科应有尽有。”

“最关键的是,只有在入学时需要缴纳5万入学费,进入学校之后学校每个月会根据你的成绩发放圣伊洛斯专用金币,圣伊洛斯金币可以在圣伊洛斯大学内买到任何你想买的东西。也就是说,只要成绩理想,抛开入学费不算,你完全可以不掏一分钱就在圣伊洛斯生活学习下去。”

艾利亚斯舔了下嘴唇道:“怎么样,心动了没有?”

云峦犹豫片刻后说道:“我不太明白,那个什么大学什么信应该是具有很高价值的东西吧,你完全可以选择其它痛快点的方法,比如把我们干掉什么的,然后再抢走碎片。话说,你说的圣瓶是那个放在长满花草的祭坛上的那个吗?”

艾利亚斯微笑道:“是的。没办法呢,如果没有你们手上那块碎片在这,要不了多久这幻境就会自动结束的。但是当碎片处于幻境范围内时,圣瓶就处于一种可以补完但没有补完的状态,而幻境也就处于可以结束但没有结束的状态了。”

“只要你们把碎片放回圣瓶瓶口的缺口上,这个幻境就能继续运转并被解除,圣瓶乃是我们精灵的六件圣物之一,对我来说非常的重要。”

云峦拿过林依手中的碎片道:“你完全可以等幻境解除后再把我们干掉啊。”

“唉呀,做人总要留几分信任的啊,如果信不过我,你们大可以现在就走啊。想想圣伊洛斯大学什么的,学点东西,结点人缘,以后也能混得比较舒服嘛。”艾利亚斯歪着头道。

云峦用询问的目光看了眼林依,她保持着沉默,云峦扭头道:“既然如此,艾利亚斯先生,我们这就开始吧。”

“真的是多谢啦。”艾利亚斯笑道。

云峦使眼前的景象切换到真实世界,他走到长满花草的祭坛前张开自己的手掌,早已按耐不住的碎片腾空而起飞向那只瓷瓶,完美地契合在瓶口的缺口上。

眼前的景象又回到了幻境当中,只见村民们兴奋地大喊道:

“下,下雨了,终于下雨了!”

“这是神明的恩赐啊!”

“果然是那灾厄之女害了我们!”

“……”

一切都已经结束了,幻境逐渐变得模糊直至完全消失,云峦、林依以及艾利亚斯正站在那长满花草的祭坛前。

艾利亚斯冲云峦笑了笑,便走上祭坛将那瓷瓶拿了起来,瓷瓶已经补完的缺口完全看不到任何拼合的痕迹。他感概道:“这是月之女神赐给古精灵的圣物之一,全称叫做沃之圣瓶,只要有足够的月光,它就能使方圆千里的土地变得长年肥沃。”

云峦点了点头道:“那么……”

“我们先去海谣城休整几天再出发,大额金币的单据得去银行里立,入学介绍信等到了城里我还得现写呢。”艾利亚斯将圣瓶放进行囊里说道。

云峦笑道:“那么之后一路上就得麻烦您了,我们实在感激不尽。”

阿尔泽低着鼻青脸肿的头走进了驿站酒馆的二楼,他一看见喵呜便捂脸哭诉道:“团长啊,工会那群奸商把寒蛛毒液的收购价又降了1个金币唉,实在是太过分了!降价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我的脸太肿吓到他们了,啊呀,所以说啊团长你以后千万不能再随便打……”

喵呜两眼一瞪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阿尔泽揉了揉头发道:“啊哈,这个,话说还没有等到他们吗?”

“海谣城只有这一座城门,他们要进城一般只能走这里,但是从早上到现在都并没有看到他们。”克利尔斯呡了口酒道。

埃罗巴斯紧了紧衣领站起身来,他看了眼昏暗的天空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明天还要赶回多罗兰去。这样吧,如果你们遇到了那两人,请务必留下他们或者他们的常住地址,然后写信给我,到时候我会给你们额外的报酬的。”

喵呜抖了抖耳朵说道:“放心吧埃罗巴斯大人,我们会在城里逗留几天的,如果遇到了他们,一定第一时间联系您!”

“嗯。”埃罗巴斯转身便离开了。

喵呜叹了口气道:“这样吧,阿尔泽今晚就待在这儿,要时刻注意着城门,我和克利尔斯先回罗西酒馆去。”

“啊?不是吧,为什么又是我啊!”阿尔泽愁眉苦脸道。

喵呜翻了个白眼道:“桌上还有喝剩下的半瓶烈日玫瑰。”

阿尔泽迅速挺起胸膛道:“放心吧团长,阿尔泽保证完成任务!”

在喵呜与克利尔斯离开驿站酒馆并进入城里的半个钟头之后,云峦三人顺着驿道来到了城外。

扬眼望去,海谣城是依海湾而建,西面临着海和无数的码头以及渔场,几艘大帆船正停留在港口热火朝天地卸货,东面则是一块块耕地延伸向远处的森林,空气中无处不飘动着鱼腥味儿和醇厚的酒香。

一座座高低不齐的木楼将护城河和城门围在其中,颜色鲜艳的彩旗在楼檐与墙头上迎风飞荡,行人与马车络绎纷纷地进出城门。城门外还有两座显眼的木棚,一些士兵正在棚中给路过的难民发放热粥和黑面包。

“看起来可真热闹啊。”云峦感叹道。

“大陆中部和东北方战乱不断,独踞南部的兰伊蒂罗帝国最近正处于改革时期,暂时拒绝对外接济难民。所以说,当下也就只有西北方算是真正的和平之地,来这里的人才会多了起来。”艾利亚斯说道。

“现在要进城吗?”云峦问道。

艾利亚斯指着城门外的驿站酒馆道:“就在这里住下吧,等明天白天再去城里采购东西。”

云峦为旧枝换上鸽粮和净水,他看了一眼合着的窗帘喃喃道:“这样昏沉的环境你一定不会喜欢的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