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幕 旅程开始之前

2018/01/18

艾利亚斯推开门走进了酒馆里,跟在他背后的两名黑发黑瞳之人稍稍引起了酒馆里的一阵骚动,这里不算是繁荣地区,很少有异陆人会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。

“好久不见了,纳恩。安排几间房吧,三个人。”艾利亚斯对坐在柜台后的那位络腮胡大叔说道。

纳恩放下手中的笔,他扫视了一眼柜台前的艾利亚斯三人,摸着自己的胡子笑道:“你该去伊蒂罗的大剧院里当顾问,而不是跑去乡间田野唱歌,现在怎么又有兴趣当起了导游?”

艾利亚斯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说道:“真别说啊,我正准备去伊蒂罗砸那些剧院的场子呢,他们俩是刚好顺路便一起作个伴而已。”

纳恩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道:“现在只剩两间房了,一间单人房,一间双人房。你也应该知道吧,最近南边儿在打仗,城里迎来了不少避难的人,环境好点的酒馆基本上都已经住满了,要是晚来几分钟,我这儿也没有你们的位置。”

艾利亚斯看了一眼背后的云峦二人,他犹豫道:“那,行吧,那就这两间,所有消费记在账上,我们走的时候再结算给你。”

“没问题,这是钥匙。”纳恩拿出两串刻着门牌号的钥匙递给艾利亚斯。

艾利亚斯转身朝二楼走去,云峦与林依也紧步跟上,从二楼的进餐区旁绕过后,一条有着大概十余扇门的走廊便出现在眼前。

三人走到走廊中段,艾利亚斯将一串钥匙递给云峦并指着旁边的门道:“你们俩住这间,我的房间在这条走廊尽头右转第三间。”

“等,等一下,我们?”云峦长大嘴巴道。林依也瞪大了眼睛,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悄然浮现在脸颊上。

艾利亚斯不明所以地挠了挠头道:“对啊,你们难道不是那种关系吗?住在一起有什么好害羞的。”

林依罕见地张嘴说道:“我,我们不是……”

“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矜持啊,酒馆现在已经只剩这两间房了,别看我,我喜欢一个人住。”艾利亚斯说罢转身便走。

他又扭头补充道:“对了,你们先洗漱下,我一会儿带你们去城里买几套衣服,你们这身兽皮看着也真够寒酸的。”

云峦无奈地对林依说道:“先看看再说吧。”

林依点了点头。

木门在一阵吱呀作响中被推开,屋中的布置非常简单,两张铺着棉被的单人床间隔着一段距离放在靠右手的墙边,左手墙边则放着衣架和两只木柜,固定在墙上的木架上摆放着几本书,可能是小说或者旅行日志什么的。

再朝里看去,在房间的角落里还有一扇门,云峦猜测里面应该便是洗浴间。

出乎二人意料的是房间里格外的暖和,完全察觉不到任何寒意,云峦在房间里摸索了一番也没有找到使温度变暖的原因。

此时林依已经走进洗浴间并关上了门,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响。

云峦随手拿起木架上一本书,翻看着里面稀奇古怪的插画,他看得正入迷时,洗浴间里传来林依的声音:“你还在吗?”

“在。”云峦回答。

“你能不能出去一会儿,我忘记拿浴巾了。”林依闷声说道。

“我来帮你找吧。”云峦说着打开旁边的木柜,洁白的浴巾正叠放在里面。

云峦敲了敲洗浴间的门,片刻后门慢慢地打开了一条缝,林依白嫩的手臂伸了出来迅速拿走他手上的浴巾并将门合上。

云峦扬眉笑道:“这么紧张干嘛?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。”

一阵寒风灌进阿尔泽的衣领里,他猛地打了个喷嚏从睡梦中醒来,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窗户上睡着了。

他看了眼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空,又看了眼城门,最后看了眼手中空空如也的酒瓶,揉了揉头发道:“到吃饭的时间了啊。”

欣赏过热闹的街区夜景后,在艾利亚斯的带领下,云峦用身上的钱为自己和林依各买了一套衣服。

林依挑选了一套灰色紧身长裙内衬,一件带兜帽的灰色斗篷,以及配套的一双长靴。

云峦则选中了一套灰色皮甲内衬,一件与林依相同的灰色斗篷,以及配套的一双长靴。

艾利亚斯又带着二人去书店买了几本通用语学习用的书籍,三人这才重新回到了城外的驿站酒馆。

由于进城前已经在驿站酒馆吃过晚饭,回到酒馆后,艾利亚斯与林依便各自回了房间,而云峦则打算在酒馆里四处逛逛。

于是他好巧不巧地遇到了躺在一楼火炉旁长椅上的阿尔泽。阿尔泽醉醺醺地看了一眼在他旁边坐下的云峦,他摇晃着手指口舌不清地说道:“啊,啊,是你啊,团长正让我等你们呢,可,可算是等到了。”

然而云峦并不能听懂他说的话。

他艰难地坐起来倚靠在云峦的身上,并拍了拍云峦的肩膀说道:“走,我带你去见,见团长。”

说着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,却险些直接趴在了地上,云峦无奈地扶着他,他拖着云峦朝门外走去。

两人一步三晃走进了城里,阿尔泽带着云峦穿过一条繁华长街,来到一座三层楼的大酒楼面前。

“终于到了,罗,罗西酒馆。”阿尔泽指着前面的酒楼说道:“我,我这就带你去见团,嗝,带你去看好,好看的,唉嘿嘿嘿……”

他推开云峦扶着他的手用力摇了摇头,似乎变得稍微清醒了一些,他并没有进酒楼而是朝着酒楼旁的一条小道走了进去,云峦跟着他通过小道来到了酒楼的背后。

他扫视了一眼四周空荡荡的雪地,指着墙壁阴影里不起眼的木梯说道:“嘘,别说话,跟紧我!”

他灵活地爬上木梯,翻进了酒楼二楼的一扇窗户,云峦紧张地看了眼四周,跟随其后爬了上去。

借着月光隐约能看清,这是一间非常大的存放杂物的地方,阿尔泽带着云峦在黑暗中绕来绕去走到一面墙壁前,踩着砖缝穿过头顶地板的大洞爬进了三楼的杂物间,这间杂物间要比二楼的小的多,两人又从一旁的木梯爬进了顶部的阁楼。

阿尔泽趴在地板上匍匐向前爬行,云峦也照着他的动作跟上去,两人爬过一段距离后,便看见有灯光从下面穿过地板的缝隙照了上来,还伴随着女孩儿的对话和嬉笑声。

阿尔泽脸贴着地板缝便一动也不动了,云峦也好奇地透过缝隙朝下面看去。

只见那是几位全身赤裸的女孩儿,她们正躺在装满热水的木桶中泡澡,亦或站在木桶外互相清洗身体。

水雾弥漫之中,她们那白嫩的身躯、尖挺的樱桃、饱满的乳沟、平滑的小腹、诱人的森林以及修长的玉腿看得云峦血脉偾张。

在其中一个木桶中,两位女孩儿搂抱在一起,她们呻吟着互相舔吸粉舌,用细嫩的手指挤压揉捏对方的双峰,她们双腿交缠,两片幽林紧密贴合并快速摩擦着。

这时突然一声“吱呀”响起,云峦吓得立刻后退了一段距离,而阿尔泽仍趴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偷看。

云峦见什么也没有发生,便正准备爬回去继续看时,阿尔泽趴着的那片地板突然断裂开来,他整个人便直接掉了下去,“哗啦”一阵落水的声响后,传来了女孩儿们的尖叫声。

云峦当机立断地选择了跑路,他爬回三楼杂物间,跳进二楼杂物间,爬出窗口,扒着木梯一路下滑,迅速从小道逃离了现场,一顿操作行云流水。

他气喘吁吁地跑回城外,此时夜色已经很晚,大多数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,而驿站酒馆一楼还有几个晕乎乎的酒鬼围着火炉在争论着什么。

云峦轻轻打开房门,屋子里漆黑一片,躺在里面床上的林依似乎已经睡着了,他走了进来反锁上门。

刚躺进被窝,便听见另一张床上林依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去哪儿了?”

云峦被吓了一跳,他想了想说道:“去码头转了一圈,帮一位延误了时间的船长卸了点货,他热情地邀请我上船参观,还留我吃了宵夜呢,只可惜我新买的衣服给弄脏了。”

“可是我看见你扶着前天见到过的那个人进城里去了。”林依转过身来说道,屋子里虽然漆黑一片,但是云峦能清晰感觉到她的目光正看着自己。

云峦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说道:“这么关心我的行踪的吗?话说你这么晚还不睡,不会是在等我回来吧?”

林依冷声道: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在思考一些事情。”

“思考什么?思考这里究竟是哪里?思考这个世界究竟是真是假?思考我们到底是怎么过来的?思考为什么这个世界也有东方大陆?思考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?”云峦说道。

林依闷声道:“没有最后一句。”

云峦捂紧被子道:“不说了,睡觉。”

夜晚总是在睡梦中眨眼间逝去,窗外渐渐变得明亮,林依的睫毛微微颤动,她睁开了双眼。

这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舒适的一个早晨,她很想在被窝里多睡一会儿,但是又不想被云峦看见她起床的姿态。

穿好衣服洗漱一番后,她打开窗户看向远处热闹的码头,道路旁的积雪已经开始有了融化的迹象,这个冬天可能就快要结束了。

此时云峦仍在呼呼大睡,她拿出一本《大陆通用语常见物品单词发音(图片对照版)》坐在床上翻看起来。

三人用过早饭后便前往城里采购物资,当然了,艾利亚斯主要负责买,云峦主要负责搬,林依则主要负责站在一旁保持沉默。

艾利亚斯对旁人说的每一句话也同样是对云峦二人说的,如此一来,云峦与林依既能听懂他在说什么,也能慢慢去感受和记忆他说出来的句子的读音,这对他们的通用语学习会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。

在路过罗西酒馆前时,艾利亚斯扭头笑道:“话说昨夜里有人潜入了罗西酒馆,那人偷看接客姑娘们洗澡时把阁楼地板给踩塌了。”

云峦惊讶问道:“是专门去偷窥的吗?那人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听说在那些接客姑娘们的求情下,酒馆老板只是让他掏钱把阁楼地板修好,看来他和那些姑娘们还有着不一般的关系呢。”艾利亚斯饶有兴趣道。

林依用别有深意的目光看向云峦,看得他一阵心虚。云峦连忙转移话题问道:“现在还有什么要买的吗?”

艾利亚斯沉吟道:“现在已经买了油灯、火石、绳索、水袋、药水和纸笔,接下来的话,我觉得你们俩都得配一把武器,然后我们再去租一辆马车。”

三人来到城中的广场,只见一座足有十层楼高的巨石雕像屹立在广场中央,一条条挂着旗帜的彩带从雕像顶端延伸到广场四周的楼顶上,那雕像刻得是一位身着重甲体型粗纩的大汉,他左手持盾,右手高举着一把短矛。

广场上行人纷纷,或有人驻足仰视,或有人昂然向其行礼。艾利亚斯感慨说道:“这座雕像是为了纪念昆恩奎斯帝国的开国皇帝,斯图拉奇·狂烈。”

“六百余年前,斯图拉奇陛下亲手将这片曾经的蛮荒之地巩固一体,建立了昆恩奎斯帝国。在其教诲下,他的子孙后辈始终坚持以不插手他国领土与政治的理念来治理国家,力求将与其他国家的矛盾最小化,如此昆恩奎斯帝国才能在和平中度过如此长久的岁月。”

三人说着已经走到了一家铁匠铺前,镌刻着“矮人铁匠铺”的铁牌挂在门梁上随风微晃。走进铁匠铺里,只见一位胡子连着头发的矮人趴在柜台上,他正专注地为一块银色铁皮镌刻花纹。

云峦与林依四处打量着墙壁上挂着的武器,长剑、短剑、细剑、阔剑、弯刀、锁链、杖、锤、甲胄、盔、盾等应有尽有,看得二人眼花缭乱。

那位矮人抬起头来,瞟了一眼艾利亚斯的耳朵,又瞅了一眼云峦二人的脸,他嗡声问道:“买什么?”

艾利亚斯笑道:“矮人铁匠铺,这名字真是既大胆又霸气,我上次来海谣城的时候这里还是一间裁缝店呢。”

那矮人抱臂嗡声道:“还买不买,废话这么多,不买滚出去。”

“咳嗯,你们各自挑一件吧,拿在手上感觉稍微有点吃力的重量,目前是最适合你们的。”艾利亚斯扭头说道。

云峦挑了一把看起来挺普通的泛着银光的长剑,林依则选了一把适合柔弱女性使用的短细剑。

“一共280金币,不讲价。”那矮人掐腰说道。

艾利亚斯皱眉道:“简直就是抢钱啊,即使这两把剑都镀了秘银,也相信矮人手中出来的东西质量绝对不差,但是也没有这么贵吧!”

矮人猛地一拍桌子,嗡声道:“你不想买我还不卖呢。”

云峦见气氛有点不对,从怀中掏出了喵呜给他的那枚米粒大小的蓝色水晶向艾利亚斯问道:“这个够吗?”

一阵黑影从眼前闪过,云峦张大嘴巴看向回到柜台后的矮人,那矮人把刚从云峦手中抢过来的蓝色水晶放进衣兜里,从柜台下拿出一盒金币来说道:“按梵因斯银行价兑换,找你720金币。”

艾利亚斯愣了一下说道:“一枚魔晶在南方的市场兑换价能达到1006金币呢,更何况我们还没说要买,你这是真抢钱啊!”

那矮人冷哼一声从柜台下掏出两只配套的剑鞘往桌上一放说道:“慢走不送。”

三人走出铁匠铺,艾利亚斯叹了口气道:“你们先把东西都搬回酒馆吧,我去趟银行顺便去租马车,我们明天一早出发。”

云峦点了点头带着林依朝广场外走去,等到他们二人消失在视野中后,艾利亚斯转身回到了矮人铁匠铺里。

他拿起随身携带的短剑放在柜台上说道:“欧罗沃特大师,我总算是找到你了。”

那矮人撇了他一眼嗡声道:“哼,真是倒霉,我跑到边陲来怎么也会遇到认得我的人。”

艾利亚斯笑道:“我只是来修剑的,我也并不认识欧罗沃特这个人。”

欧罗沃特拿起桌上的短剑,他将剑从花纹繁丽的剑鞘中缓缓拔出,平滑的剑刃上游动着刺眼的寒光,剑身上有一个显眼的小豁口,像是被什么利器撞击所致。

“不要金币,我要魔晶,要20枚。”欧罗沃特嗡声道。

艾利亚斯点了点头:“我马上就去银行里取,修好的话,最快得多长时间?”

“半个月,如果没看错,这可是晨曦女王当年的佩剑啊,没想到如今竟然有了亲手修缮的机会,我必须认真对待。”欧罗沃特感慨万千。

“我先付一半吧,等我去把伊蒂罗的事情解决了再回来取,到时候付你剩下的钱,请大师务必妥善保管好它。”艾利亚斯微笑道。

欧罗沃特摸着胡须嗡声道:“哼,还放心不下我不成?在此期间,我这里的剑你先随便拿一把凑合着用吧。”